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这一家人 从对簿公堂到相拥而泣

正风与法网讯 近日,前郭县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二庭法官刘彦娟成功地调解了一起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件,作为一家人的双方当事人长达三年的矛盾纠葛,在刘彦娟的多次沟通下,终于得到了圆满解决。庭审结束,一家人在法庭上相拥而泣。

首先给大家捋顺一下人物关系

未标题-1.jpg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魏某兰、于某霞等一家7口人原本为一个农村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户。1998年,邹某生去世了。经村民委员会协调,自2010年开始魏某兰、邹某生、邹某红三口人与于某霞及子女的承包地土地直补分别打到魏某兰、于某霞账户,家庭承包的土地整体对外承包,于某霞等四口人收取三方地和三节地两个地块的承包费,魏某兰收取耷拉腰子地块的承包费。2016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调查期间,在已形成于某霞为承包方代表(上述七人)的《承包方调查表》后,2017年5月,魏某兰申请将已逝的丈夫邹某生、邹某红和自己从原承包经营户中分出,三人单立一户。

2017年6月20日,魏某兰以承包方代表的身份与哈玛尔村委会签订了《农村土地(耕地)承包合同》(家庭承包方式),承包土地面积为17.87亩。同日,于某霞以承包方代表的身份也与村民委员会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承包土地面积为20.90亩。2018年5月7日,魏某兰去世,于某霞及子女觉得邹某生和魏某兰去世后,二人的土地应当由户内成员共同经营,不应该由邹某红一人经营,故提起土地承包经营侵权之讼,但未得到支持,于2018年、2019年仅在耷拉腰子地块给邹某红留下4.5亩土地,其它土地均由于某霞及子女经营。邹某红认为自己应该拥有其余13.37亩土地的经营权,要求返还其土地经营权,协商未果,邹某红便向前郭法院提起了本案诉讼。

514A2974.JPG

庭审过程中,双方的情绪十分激动,曾经的一家人如今对簿公堂,针锋相对,谁也不让着谁。刘彦娟认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单纯解决土地经营权的问题还不行,应该想办法从根本上化解一家人的矛盾。

于是,刘彦娟前前后后与双方进行了多次的沟通。一次庭审中,刘彦娟觉得这一家人只是嘴硬心软,谁也不肯先低头退让一步罢了,其实在各自的内心里还是十分在意这份亲情的。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刘彦娟故意对邹某晶姐弟说:“现在你们跟姑姑这么吵,如果有一天有一个外人跟姑姑发生矛盾,把姑姑给欺负了,我看你们咋办?”这句话一下子触及了邹某晶内心的柔软处,邹某晶当时那一股倔劲儿就上来了,立马说道:“那可不行!别人欺负我姑肯定不行!”说完,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吵闹的现场逐渐变得安静,谁也不作声了。接下来的庭审中,刘彦娟观察到,双方的态度和语气都比之前缓和了。后来经过刘彦娟与双方当事人多次的协调沟通,邹某红提出变更诉讼请求,将原来请求被告归还2018、2019年两年的土地收益共40000元变更为要求被告归还2018、2019及2020年的土地收益共10000元。

法庭调解时,双方开始交流调解意见,被告四人同意返还13.37亩地,给付邹某红2018、2019及2020年的土地收益10000元,但是为便于经营要求换地,希望邹某红种耷拉腰子地块,被告四人种其他两个地块。邹某红因需要靠地的租金照顾身患残疾的姐姐而不同意换地,但她也表示,虽然没办法承诺永久换地,可以私下写协议而不写在判决书里面。邹某晶姐弟听后,觉得在理,并向姑姑连声道谢……

514A2985.JPG

邹某红坚持要求法院出具判决书,最终,前郭法院判决:一、被告于某霞、邹某晶、邹某翠、邹某某于2021年1月1日前返还给原告邹某红13.37亩土地经营权。二、被告于某霞、邹某晶、邹某翠、邹某某给付原告邹某红2018年、2019年、2020年上述13.37亩土地收益损失款合计10000元。双方对于判决表示十分满意。同时,双方私下签订了换地协议书。

闭庭后,法官对邹某某说:“还不去谢谢你姑姑!”邹某某、邹某晶立马从被告席站起来走到姑姑身边拥抱姑姑,那一刻,双方的泪水夺眶而出。紧接着,邹某红也走到嫂子跟前,紧紧地握住嫂子的手倾诉心声,看到一家人重归于好的场面,刘彦娟和两位人民陪审员,以及在场的律师都忍不住掉下了感动的泪水。

离开法庭前,邹某红叮嘱其侄女邹某晶一定要给刘彦娟法官送一面锦旗,感谢刘法官不仅用法律给了她公正,而且在法庭上让一家人重归旧好。

也许法官既要做到“法不容情”,又要做到“法者仁心”,法不容情是“手持天平循公正”,“法者仁心”则是“心有真情解纷争”。

编辑:正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