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痛心!云南个旧33岁女法官深夜加班,在单位门口遭遇车祸不幸去世

王义云南省高院供图

王义,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一名普通女法官,一名从民事审判一线转战到执行一线不足两年,就办结500余件案子的执行骨干。

这个恬静的姑娘,在三十三岁这样一个灿如春花的年纪,生命的时钟被永远定格在2020年4月28日晚23时25分。

当时,王义在单位办公室加完班收工回家,刚走出法院大门,就在门前的公路上遭遇了突如其来的车祸,不幸身亡,殁年三十三岁。

王义在工作云南省高院供图

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4月28日,星期二晚上,已是万家灯火的辰光,王义还在办公室制作法律文书。从她的办公办案平台上可以看到,这一天的20点10分至23点16分,王义一共整理制作了10份法律文书,她原准备第二天一早上班提交结案。

作一名执行法官,白天要出外勤做查控,王义只有把文书制作工作放在晚上加班完成。个旧市法院的记录显示着王义生命中最后一个月的工作强度:

4月8日20点47分,发送4份文书到文印室;

4月15日21点13分,发送2份裁定书到文印室;

4月9日20点26分到23点14分,为了一个系列救助案件尽快申报司法救助款,王义从办公系统陆续发送系列救助案件申报材料到文印室;

还有无数个加班的夜晚,只有办公室里明亮的灯光在默默记录着······

事关申请执行人的权益,她总是尽可能把办案时间压得短些、再短些,办得快些、再快些。

4月,正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态势平稳、积极推进复工复产的阶段,整个个旧市法院都在全力投入审判执行,王义带领的执行团队,已收案223件,她在当月的审判执行质效指标上收案、结案均排在执行局前三名。王义全身心投入到执行工作中,充分运用智慧执行手段,及时执结案件,积极推动复工复产。

4月28日,是许多人普通而平常的一天。为了及时结案,王义工作到了深夜,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敬业努力的女孩却再没迎来第二天的黎明。

在个旧市法院执行局局长罗丽春的手机里,至今还保留着和王义一年多的“夜聊”记录。法条适用,疑难案件,是记录中的关键词。从一开始一连串“连珠炮”一样的小问号,到后来深入探讨渐入佳境,罗丽春和她的手机记录见证着王义的迅速成长。

王义云南省高院供图

青春是用来奋斗的

个旧市法院的同事们这样描述王义:她这样自我加码,精益求精,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是执行战线上的新兵。

2018年6月,在“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阶段,个旧市法院党组把王义从民事审判庭调整到执行局工作。

相比她熟悉的民事审判工作,执行工作还会涉及刑事审判、行政审判等领域,王义要求自己拓展专业面,成为“多面手”;性格沉静的她,还要经常出外勤参加执行查控、腾房扣物。

为了迅速进入状态,王义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向执行一线老法官虚心求教,不断补足自己业务上短板,在极短的时间内便适应了执行工作的节奏和压力,快速实现了从一名民事法官到执行法官的角色转变,当年即承办执行案件61件,执行到位标的1100余万元。

截至她去世前,王义共承办执行案件539件,执行到位标的3900余万元,不到两年时间,王义迅速成长为个旧市法院执行队伍的精兵。

王义在工作云南省高院供图

执行局局长罗丽春红着眼睛讲述了王义执行生涯中的一个小故事。申请执行人易某因被罗某驾车致伤,生活陷入困境,而被执行人罗某服刑十年出狱后无固定职业及收入,无力支付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陷入困局,因执行不能只好终结本次执行。这个“终本”案子一直挂在王义心上。因为案发时罗某就是驾车过程中企图自伤才导致易某受伤的,启动执行罗某会不会再次出现自伤倾向?在与被执行人罗某接触前,王义做足了功课。她向罗某家人了解他现在的心理状态与生活情况后,运用多年从事民事审判浸染的亲和力,说服罗某承担起责任、放下重负更能走好今后的人生路。她还多次找罗某家人释法说理,终于叩动了罗某家人的心门,最终罗某家人承诺每月还易某1000元。多年积案得到解决,重燃生活信心的易某由衷向王义表达谢意。经过努力执结积案,王义如释重负。

“执行工作中的实践思维,有利于审判工作裁判思维形成的补强,以后若再回审判台,自己的审判视角会更理性、更多元。”王义认为,青春是用来奋斗的,要做到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强一行。多岗位的锻炼,让王义勇于尝试和挑战生命中未知的领域,掌握工作中新的技能。

抽丝剥茧办铁案

2011年10月,毕业于云南大学法学院的王义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个旧市法院。

通过派出法庭锻炼,她在书记员和助理审判员的岗位上取得扎实进步,2014年7月被任命为审判员。同事朱文娟说,查法条,问王义,她就是一部“法律宝典”。2017年,在激烈的员额法官考试中,她再次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年轻的员额法官。

自2014年到2018年6月,王义共承办审判案件292件,在上级法院和同级法院开展的案件评查中无一错案。

2017年2月,原告黄某诉被告红河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中,双方纷争系黄某认为某房地产公司不按合同约定支付给其代为策划、销售房屋的佣金。诉讼过程中,某房地产公司同时提起反诉,接着之后又向公安机关报案称黄某诈骗,使本来就难以厘清的案件事实变得更加复杂,加之合同约定不明确,进一步增加了案件的审理难度,而且,双方提供的证据共十册,内容涉及154套房屋的销售佣金计算及反诉方主张的已支付结算。

面对一盘杂乱的“烂账”,王义硬是凭着自己过硬的业务功底,认真分析双方的主张诉辩,熟练运用证据规则对证据进行判断,并熟练地运用电子表格制作出所涉每一套房屋的佣金计算,抽丝剥茧理顺了法律关系,确认了案件事实,最终判决黄某败诉,判决由黄某返还某房地产公司869667元款项。该案进入二审后,二审法官维持了一审判决。

在王义看来,作为一名法官,追求正义是终极目标,但同等重要的是具备追求正义的能力。而王义正是以自己的法律良知、法律功底和娴熟的审判技巧,还原事实真相,让心怀侥幸的黄某企图通过不正当的诉求谋求利益的意图未能得逞。

苔花如米小,亦学牡丹开

生活中的王义瘦小沉静,她去世后同事们想找一下她生前的工作照片,都很少很少。她拍照不多,翻开她的朋友圈,满满的都是学习打卡纪录。王义表示,“我的判决书就是我的头像。”

她用知识改变命运,大学时是班上最勤奋的学生,用奖学金和助学金完成了学业,为贫困的家庭减负;考到心心念念想进的法院、有了一份让她自豪的职业后,她依然保持俭朴的生活习惯,爱穿制服,她觉得自己穿上制服的样子很精神。

看起来娇小柔弱的王义,她的好学在个旧市法院是出名的。当年王义高分考入云南大学法学院,在校期间就一直获得奖学金,并在大学毕业前顺利考取了司法考试A证。

“王义是我们云大法学院2006级的荣光。”王义的大学辅导员张娜时隔十多年还常对新生讲王义的奋斗历程。

到法院工作后,她又考取母校的在职法律硕士研究生,在2018年底执行攻坚任务最繁重的情况下,她白天忙案子,晚上整卷宗,深夜才有时间查资料、修改论文,每天睡很少的时间,硬是咬紧牙关高分通过了研究生论文答辩,获得了法律硕士学位。2019年7月3日,她收到了硕士毕业证书,她激动地在朋友圈里晒出证书,一句“终于等到你”道尽千辛万苦。

王义的办案效率在个旧法院也是出名的。她白天开一天庭、做调解,晚上就把法律文书写出来,争取最短时间结案。

文印室的同志都已经习惯,“早晨上班一打开电脑,系统第一时间弹出来的就是王义法官的文书。”她的大学同学李艳芳也在法院工作,她对王义的办案效率十分佩服。

王义告诉她,“开完庭就制作法律文书,头脑清醒、说理明晰,效率当然高。每个案子背后都有当事人的烦恼和期盼,越快出结果,越能让当事人放下纠葛重新出发。”

好学的王义就这样在工作中不断丰盈着自己的学识与经验。面对当事人的情绪宣泄,她向老法官学习,耐心倾听,抓住关键及时引导;面对被执行人的百般阻挠,她冷静面对从容处置;面对申请司法救助的群众,她认真审核并第一时间上报材料;面对她帮扶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她总是记挂着这一家老小的各种困难己所能帮贫困户解决难题……在她戛然而止的生命里,还有着无数个要绽放的努力与心愿!

得知王义车祸遇难的噩耗时,同事们的心很疼。王义家在外地,她孤身一人在个旧工作,平时住在集体宿舍。在同事们的回忆中,全都是王义工作、学习的场景:办案子、写判决、出外勤、做查控、组织调解、加班加点埋头工作。

“她的生活中全部装满了工作。”个旧市法院院长黄正刚感慨地说。出事后,同事们、大学同学们含着热泪为她办了身后事,安抚告慰她年迈的父母。令人欣慰的是,目前,公安机关查缉到了肇事逃逸司机,法律必将严惩这起刑事犯罪。

一场从天而降的人祸把王义永远地留在了2020年的春天,在她三十三岁的短暂生命里,对法治的渴望、追求和实践,丰富着一个年轻法官对权力的慎重和对责任的担当。她可能还没来得及遇见爱情,她把她的青春写进近300件民事案件文书的字里行间,平息纷争,抚平伤痛;她把她的眷恋纳入500多件执行案件的案结事了,维护权益,守护诚信。

她,奋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天。(云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