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王定业原创:夏日黄昏观丹江

正义之声网讯  太阳正在慢慢地落山,那微弱的光芒给大地披上了蝉翼般的色彩,散发着热气的小土坡凉意渐渐,微风徐来了花和草的青香,遥望无边的江水、翠绿的群山、彩缎样的天边云朵,舒坦的心多了些惬意,烦恼化为乌有,思绪格外活跃……
这是夏日的黄昏,这是给京津冀送水的丹江水库,正在给人以热与凉的体验,让你提前做好准备,去迎接即将到来的秋天。
钓鱼的几个朋友在水库边一座小院靠墙的亭台里,围坐在小桌旁,正在海阔天空。把鱼杆放在库边的船上,任鱼儿自己上钩,大有姜子牙钓鱼的风范。几个老男人光着的膀子泛着红色,聊着往日的光景,谈着已经远去的故事,多了些感慨、留恋和遗憾。尘封已久的记忆,在炎炎夏日夕阳西下的时候重新镌刻,让岁月的沧桑变得更加浪漫。
这座小院,原本是淅川县老城镇的一个小学,南水北调工程移民后房屋闲下,通过熟人牵线租赁过来,让热爱钓鱼的朋友们有了落脚之地。简单的装修和着自然风光,走进心灵的驿站,找到家的感觉,使得远离城市喧嚣,忘记世间烦恼,尽情垂钓享受湖光山色,进入心静如水、静若处子、宁静致远的境界,诞生出胸怀天下、壮志凌云、家国情怀的豪迈气慨。
今夏有缘,让我也有幸被邀约而来,走进丹江水库,走进这座移民后遗下的小学校院,在亭下纳凉叙旧,欣赏丹江水库的美丽风景。
此时,院边树上的蝉鸣依然的响亮着,声色不减远播多里,但不再给人烦燥和郁闷,比之午时的音韵动听了很多,有一种本质上的变化。这可能就是环境决定心态,环境改变心态吧。启示我联想到找上级或领导办事,一定得学会察颜观色,把握好时机与火候,选择在对方心情畅快、忙里偷闲的时候去说,常能一炮打响,事半功倍。否则,事与愿违,吃上闭门羹砸锅不说,偶尔会挨顿嗅骂。若在夏季办事遇着此类情况的时候,往往会让我想到了人的修养与境界来。想的多了时间长了,甚至能想到夏天叫唤的蝉。此时,我听着蝉鸣,就想到了夏王朝的国号,就是蝉这种虫子。古人在造“夏"文字的时候,用的是相形的方法,由形似蝉样的文图演进成了今天的“夏"字。这要归功禹的儿子启了,他废除了"禅让"制,使社会从原始制而进入奴隶制。启认为蝉居高而鸣远,蝉蜕于污秽,以浮游尘埃之外,餐风饮露,居高而鸣远,于是取国号为“夏",代表着蝉象征着高洁。为了更进一步的标榜王朝的美丽伟大,用华和花来粉饰,就有了"华夏"两字。古时候华和花通用,略有区别的是树开的花叫“华",草开的花叫“花"吧了。并把一年四季中最炎热而有蝉鸣的这个季节叫夏季,夏季的日子就叫夏天或夏日。照此说来,华夏文明的开启,蝉应是功不可没的。为此让我:听到了蝉鸣就想到了华夏,想到了华夏就感觉着华夏文明的久远和伟大。对蝉多了些敬意,对蝉鸣多了些喜爱。
夏的本身就是声的世界。风声、雷声、雨声、蛙声、流水声,鸟鸣、蝉鸣、蟋蟀鸣和着玉米等庄稼拔节咔嚓咔嚓声……让整个夏日都处在吵闹之中,生命的力量在鲜活中跳跃着……我的心也在澎湃!
落日余晖,使江水波光粼粼,宛如微微游动的金鳞,天边的红霞倒映在明净的水中,尽显了夕阳无限好的美景,天水一色,蔚蔚壮观,让人留连往返。遍遍中忽有鱼跃,溅起了浪花,稍微有风吹之,层层浪花会伴着响声不时地拍打库岸,鱼船随着荡漾起来,摇晃着身姿,舞动钢筋铁骨般的坚强,给人以永不屈服的意志和力量展示。水的比热调整着湖边的温度与湿度,相比离库水较远的村庄更加凉爽,使住在边上人家的姑娘多了点水灵和秀气,小伙子也陡添了多情和温顺,大嫂大婶大奶奶们唤人的嗓音格外脆甜,男人们吸烟嗞嗞嗞的声响听着特别的悦耳!
夜幕开始慢慢降临,蔫蔫的树叶渐渐支楞,去恢复清晨时的嫩绿状态,精神头十足的摇曳。库周的群山暮色苍茫,伟岸的矗立着,守护这浩淼的库水。昔日的荒山如今满是树木花草,不再瘦骨嶙峋死气沉沉,如泥牛入海,似蛟龙出水,若青龙盘旋,形群象驰骋,巍峨在丹江水库的周围,呈现出山水紧紧相依连绵不绝的风景,让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山脚下的田园里,挂满枝头的石榴树,一大片一大片的依偎在岸边,在夏日的微风中喃喃细语,说不尽保护生态的感人事迹,验证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哲理。错落有致的农舍,在暮色中斑驳陆离,掩映在黄昏之中,万家灯火阑珊处,传来几多犬叫和牛的哞哞声,鸡子落在门前的小树杈上,鹅鸭呆在水边迟迟不愿意回家,贪婪夏日黄昏微风送给的清凉。弯弯的的环库路上,偶尔会有汽车或摩托驶过,扬起的尘土散落在田边庄稼的叶子上,白天看去蒙上薄薄的一层灰黄,等待着雨水的洗礼。守在库边的钓鱼迷们仍在夜战,相比坐在库水之中大船上的同道辛苦了很多,没有象他们那样,坐在小桌旁边,饮着啤酒啃着鸡腿晃晃悠悠的自在逍遥,但也乐此不疲另有心得。
钓鱼既要得诀窍,又要有耐心,还要遵兽道,如同做人要讲原则和品行。否则,不可能成为镜界高雅德艺双馨的钓鱼大家,也悟不出人生的大智慧来。钓什么样的鱼,用什么种饵料;什么季节能钓好钓,就选择在这个季节里行动;水库什么地方藏鱼,就去此处安营扎寨;大钓家还要拉上些粮食,用上百斤甚至是上千斤的玉米或小麦在钓前的水面中撒上一大片,行话叫打打窝子,好引诱鱼群游来食之……总规是门道很多,方法各异,自有心得体会。但目标一致,是要钓大鱼多钓鱼。对于上钩的小鱼,往往是轻轻的取下来放生,再扔进水里让其生长,这也叫兽道。更别说在休渔期,绝对不能在鱼繁殖的季节去钓,如果有人偷着去钓,那叫伤天害理,很有可能遭到报应。被钓上来的鱼,不能全瞒怨它贪嘴,中了钓鱼人的"奸计"。我的见解是:凡活着的生命都不容易,要吃要喝才能活下去,才能繁衍生息,保证整个物种的不灭,也是生活所迫吧!反看在当今高速发展的社会里的某些人,没有衣食之忧,活得也很潇洒,却也着了别有用心之人的财色之道,走上了不归之路。每每想起身边与眼前所发生的这些事情,怎么不令人深思呢?!
坐着小船划向抛锚在水库深处的大船,去尽情享受这一库清凉。站在大船的船头上,举目望去全是水的世界。我想起了大海和热爱大海的人。想起一千多年前蒙古草原上的马背民族,因为远离大海而热爱大海,把散落在草原上的浅水池呼之为海,连元大都北京城里的水塘也称之为海,才给后人留下了乌海、岱海、居延海、黄旗海、哈素海、北海、后海、什刹海等名字。这是物以稀为贵,以缺为奇,爱物生情的人类本性。也或是为了陶冶情操,胸怀大志,树立抱负,特别需要象大海一样的宽广胸怀,必竟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然而元朝九十多年统治期内的作派,看不出海在哪里?把人划为元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四等,歧视性的民族政策缺乏大海的包容,导致他过早的消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今天,当面对励志的年轻朋友们要修炼大海般胸襟时,我常常提醒他们:能炼就丹江水库一样浩瀚的心胸时,你就已经得道成仙修成正果了。如巴金格言:我不配做一盏名灯,那么就做一块木材吧!一个人要干成一番事业,应该从一块木材做起,必须脚踏实地的奋力拼搏,才可能获得成功。丹江水库的浩瀚,就是来自于山泉小溪汇集成的河流。
狮子岗码头上的最后一班轮渡船已经靠岸,送接着匆匆忙忙的行人、连同他们的行囊和随开的车辆。偶尔听到一声笛鸣,传报着的是平安吉祥。年复一年的来回往返,不停的服务着两岸的百姓和远行的过客。可为:一路相伴,风雨同行;不离不弃,永无止境。其他大大小小装饰各异的船,陆陆续续向码头边或避风的水沟内停泊,将在夏日的夜空下甜息,让江风抚慰疲惫的身躯,养足精神好迎接新的一天。丹江水库的沟沟岔岔很多,江水伸展进来,岔口处是不错的港湾,停泊在这里的渔船就成了独特的风景线。开船的船工们多数是水库淹没区后靠的当地农民,也有少数是远移别处又返回的农民,购置一条船父子、夫妻或弟兄做起了渔民营生。现正是捕鱼的季节,是收获的时候,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好不误农事。禁渔期间不能闲着,去打个零工或谋个其他事情好养家糊口。生命在于运动,劳动创造幸福。虽说是忙忙碌碌匆匆奔波艰辛了一些,但活得充实、活的心安理得,比之场面上光鲜的那种人更有意义。
夕阳赐给库区人圣洁的黄昏,让勤劳朴实的人们把疲惫的岁月和沉重的生活圈起来,赋予其轻松自在与合家欢乐!此时此刻,库区移民迁移时故土难离的悲壮场面,在我眼前闪现;舍小家为大家的豪迈情怀所诞生出来的移民精神可歌可泣,令我肃然起敬!楚国的最早都城在淅邑,就是沿着淅江一一鹳河到丹江不断南迁,国土面积不断扩大,至到全部荆楚大地,成为战国七雄版图最大的诸侯国。这种励精图治奋发进取的创业精神,或者就是今天能够诞生出伟大的移民精神的基因吧!
渠首陶岔调水的闸门下,波涛汹涌,浪花翻滚,银花飞溅,轰鸣声震耳欲聋响彻云天,似有无数蛟龙在下翻腾,搅出一江清水向北流,一库清水送进京津冀……我感慨着祖国的强盛人民的伟大!才有这一头连着祖国的心脏北京、一头连着丹江库区人民的银河工程杰作;才有得京津冀人民与丹江库区人民心连心的纽带。站在此处,听着咆哮的激流声,更感慨自己赶上了好时代能生活在这样伟大的国家里是何等的自豪啊!
此时,成群结队的游客怀着喜悦、崇敬、激动、自豪、骄傲、不舍的神态,摆着各种姿势在照像,想留下一份珍贵的记忆。我隐约之中,耳畔传来了丹江香严寺里的晨钟暮鼓声。仿佛看到了仍然悠悠漫步在江水边上白衣少女那红彤彤的笑脸、和携儿带女居家来游的女主人那绰约风姿,依稀可见的妙曼之美写在了江水之上,更显艺术的价值。迟迟不肯归去,是因为黄昏下的丹江将她们的心留住。看那流向北京市里的渠水,极象仙女身上弯弯曲曲的飘带,不也是伸向了沿线受水人民的心坎里吗?!
我喜爱照像,惊喜着有一天发迹,让岁月静好不在艰辛,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存留在生活的影集上。围绕意义的话题或多或少展示在生活的层面上,发出高远的感慨!我懂得了生活的不易、人生的价值。我想着未来,想着幸福的明天美好的生活,让奋进的号角吹响在夕阳里,沉醉在丹江的黄昏中永不醒来……
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岁月无情人有情,即便是人生的暮年也有青春。夏日的黄昏,让丹江暮色苍茫靓丽优雅,我的人生已经开始走向暮年,是否是“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也能来他个夕阳红呢?我正在努力!



编辑:李海朝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