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刘佳欣闪小说《华容道》


《华容道》插图:刘光欣

正义之声网讯   午后,暴雨过后的建筑工地,一辆警车鸣笛呼啸而去,当泥水飞溅工友们一身时,也从车上骨碌碌滚下一团黑疙瘩,当这团黑疙瘩骨碌碌滚到大家跟前时,定睛看,原来是一顶公安警察大盖帽。

妈的!咋不掉下一块猪肘子呢?月把儿没见肉腥味儿的杨拴娃哭丧着脸嘟囔:再不发下工资,我这卷扬机就要卷大葱了。

拌料的沙特王捡起大盖帽,拍拍泥土,戴到头上,学着日本鬼子军官的腔调:你的快快拆房,不拆死了死了的。

开铲车的飞车李从沙特王头上抓过大盖帽,一脚踢向天空,嘴里唱着顺口溜。大盖帽,两头翘,吃罢原告吃被告,哪里有酒哪里到,兜里还装着避孕套。

嗨!我今晚就叫两头翘一缕青烟灰飞烟灭。工地记工管账的黄秀才曾与王所长称兄道弟,有一次在一起喝酒,喝骚了,所长骂黄秀才,黄秀才忘了自己身份,也骂起王所长。王所长把黄秀才扣在篮球栏柱腿,又串场到别的地方喝酒去了。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却把黄秀才给喝忘了,差一点造成黄秀才一只手坏死。这时的黄秀才捡起大盖帽,向远处的垃圾桶走去。

刀下留情。突然一声雷鸣,坐在废酒瓶堆上看《三国演义》的老郭长,一把拦住黄秀才:前年打拐办跑三省十县为咱村找回俩娃子,去年72.4洪水局长带人救出咱村老少十三人,你们咋忘到九霄云外了?不能身上溅点泥,就把人家当大粪。当年关云长怎样放走曹孟德,今天咱就怎样放走大盖帽。

说着,老郭长夺过大盖帽,用腰上的围裙擦了擦大盖帽上的国徽,用当年走的礼兵步向路口的警察值班岗亭走去。

作者简介:刘佳欣,河南西峡县人,郑大中文系毕业,曾获全国好新闻珙桐奖,全国青年报刊优秀作品奖,曾出版《烂漫伏牛》一书,喜读写散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