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刘佳欣闪小说《灯与诗》

《灯与诗》插图:刘光欣

正义之声网讯  菊花乡卫生院大院里安有一盏明亮的路灯,春夏秋冬亮晶晶。

那是三年前乡院达标建设安装的,那时杨光院长总耽心灯泡小不够明亮,曾多次追加预算,可如今总觉着灯泡太大了,太明亮了,太刺眼了,太扎心了。

其实,最先说灯太亮的人是院里的脑神经科医生张纲。张纲的原话是:灯/太亮了/黑暗/逃遁了/我在等待黎明。张纲是读诗协会的会员。

读者无心,听者有意。院长坐卧不宁,他说这啥话,不是话里有话吗?他看见啥黑暗了?谁逃遁了?难道是说我有啥事不成?

杨院长让办公室把路灯的400瓦灯泡换成300瓦灯泡,不久又换成了200瓦的灯泡。最后换成了100瓦。

杨院长仍寝食难安,还是觉得路灯有点儿太明亮,交待办公室干脆把路灯换一个地方,从东墙跟儿挪到了西墙跟儿。

张纲又站在院里读诗了,他说,如果光明不占领黑暗/黑暗就会吞噬光明。

谁是黑暗?谁是光明?莫非他真地发现我的事儿了?好像他长有几双眼睛,处处都在盯着我。

杨院长有点儿崩溃,亲自找来民工,干脆把路灯连灯带杆给拔掉了。

张纲又站在院子里读诗了,他说,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就在前面。

谁即将过去?谁就在前面?谁代表光明?谁代表黑暗?

最近几天,杨院长有时站在楼顶往下瞧,有时又站在悬崖上往下面的水潭瞄。

杨院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越想越感到问题严重,觉得张纲的话里有着十面埋伏。

作者简介:刘佳欣,河南西峡县人,郑大中文系毕业,曾获全国好新闻珙桐奖,全国青年报刊优秀作品奖,曾出版《烂漫伏牛》一书,喜读写散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