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刘佳欣原创《梦回美丽家园》


正义之声网讯  可能是长期在森林自然保护区耳濡目染的缘故吧,突然对金钗石斛情有独钟起来。

一说起金钗,就倒退回童年的梦谣里。那野生的金钗原长在高山之巅,但不是高山之巅都长金钗的。金钗一定是长在背阴的山崖一面,下面是深潭,有溪流淙淙,上面的悬崖伸向深潭上空,有寒冬酷暑陪伴,有冰雪雨雾孕育,金钗就生长在这样一片云蒸霞蔚的草丛之中。打金钗的人,就是金钗猎人,在悬崖上拴好粗粗的火麻绳,安排不出五伏的族人在上边看守,下得崖去还要小心翼翼地防备山涧的飞鼠咬断绳索。金钗不能全部摘走,留下一部分,等待它再长出来年的期望。拿回来的金钗不能漏富,还要东躲西藏。拿到集镇和县城去卖,也总是鬼鬼祟祟的。西峡有白石尖,耍荷关,四十五里猪脖堰,还有沙帽岭,十八盘,四十五里黄花曼,都是伏牛山金钗石斛的适生区,也不知演绎出多少金钗猎人的故事。

飞鼠为什么要咬金钗猎人的绳子呢?总想把这个问题刨根问底。直到与太平镇的金钗猎人任现朝交上朋友,才搞清楚这个问题。从他爷爷起,现朝已经三代务拢野生金钗了,2015年中央电视台的九频道曾以《金钗猎人》给他们做过专题报道。原来,大山的山涧是金钗和飞鼠的共同家园,山崖石洞就是飞鼠的老窝,而金钗就长在飞鼠老窝遥遥相对的山崖上,如同农民的玉米、小麦和稻子,金钗则是飞鼠赖以生存的粮食,飞鼠啥美物也不稀罕,唯独青睐金钗。吃金屙银,飞鼠屎是一种贵重的中药材,拿到代销点去卖,一千多元一斤呢,你夺去了飞鼠的看家口粮,飞鼠不跟你拼命才怪呢,所以,打金钗被咬断绳索的事屡有发生。聪明的打金钗人,首先要学会与飞鼠交朋友,阁邻居,一定不要贪得无厌,不要竭泽而渔。手留余香,无论是飞鼠还是金钗猎人自己,都留下了生命的循环和轮回。

兴趣所致,那一年,我们五个西峡人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石斛考察行。先是跑到了安徽,穿云破雾,一头扎进了大别山深处的霍山太平畈村,看到了这村人工种植霍山米斛。路边打听路,牧童遥指石斛村,进村问路竟又一下子问着了本村村长,即霍山石斛种植大户。暮霭重重的村头,热情好客的年轻村长紧紧拉住手说啥不让走,说天色已晚,盛情挽留我们住下来。住倒没住下,可享用了人家丰盛的晚餐,重要的是还喝了人家的“迎驾酒”,上午打从霍山县城“迎驾酒”厂门口路过,还在对“迎驾酒”心驰神往呢。这些年成天唱《再见了,大别山》,原来想“白发的大哥”“慈祥的大嫂”是作家的道具而已,到村长家做客,真地见到了当年的大哥大嫂。

别了大别山,又跑到了江浙,走进了金华的铁皮石斛大棚基地,走进了石斛制药厂大门,不仅看见了什么是规模化产业化种植,也看见了它的保健、制药系列加工链条。基地有500多个大棚,一眼望不到边。办公室主任是个美女,新婚的丈夫是咱河南许昌的,一说诸葛躬耕地南阳,就成了半乍老乡,马上热情洋溢起来,基地该看的不该看的都领着我们看了,末了把我们领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总经理也是个美女,亲手给我们泡茶沏茶,介绍她的铁皮石斛,茶就是石斛花茶,开天辟地第一次喝五彩缤纷的石斛花茶,看的发呆,香的沁人心脾。总经理说她们的董事长是全国劳模,名叫余巧仙,也是个大美女。

知道石斛为九大仙草之首,又叫还魂草,本身就让人飘飘如仙,没想到,石斛又与美女联在了一起,很长一个时间 ,一提起石斛,总想起金华的美女系列。

就是这次学研考察,于是就诞生了周光华和他儿子的伏牛山金钗石斛基地。看美女石斛不是白看的,学研考察就像金钗石斛一样,不仅会开花,还会结金瓜的。金钗是靠袍子繁殖的,一个金瓜能裂变为一到十万个袍子,也就是能组织培养出一到十万株金钗苗。

光华的金钗石斛基地建在他老家的封湾水磨沟口,离巍峨的西峡县政府大楼不到两公里。这样的近距离,这么神秘兮兮的物种,建在这样的近水楼台,我估计是光华相信总有一天,伏牛山的金钗石斛会成为伏牛山的一个小康产业,等待着她早日走进西峡县的千家万户,因为不仅要生活温饱,还要生活美好,金钗能提高人的免疫力。

光华的儿子周锋,大连理工大学毕业,县、乡政府的大楼门压根就不去走,爷俩不羡官儿,只羡这九大仙草之首,要当就当“金钗大王”。光华把他南关大型停车场收入,就像挤牙膏,一点一点都挤给了儿子的金钗事业。七八个年头过去,光华和周锋的基地已发展到50多个大棚,周锋是县委组织部重点培养的大学生创业典型,周锋与中科院搞成了合作,走自己组织培养伏牛山曲茎石斛道路,从铁皮石斛起步,逐步更新换代,现在的两吨多苗木,全部更新换代成了伏牛山金钗石斛中的娇娇者,独一无二的曲茎石斛品种。光华说他今年的金瓜能收获一千颗,他正在这些金瓜中寻找一株叫做“辫子金”的珍稀金瓜品种,这种金钗形状活像姑娘的大辫子,能长到一米多长呢。

野生金钗石斛已于去年从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升为一级保护植物。也不知是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还是森林被砍伐的缘故,伏牛山野生金钗石斛已成为一种濒危物种,有许多河流都干涸了,再没有人去掏飞鼠屎了,再也看不到飞鼠的踪迹了,也看不到穿山走崖金钗猎人的身影了,那个童年的梦谣越来越遥远了。

逃避夏日的烦躁,与几名好友又跑到了石板河,又钻进了三里壕。站在哗哗的溪流旁,总对溪流上边的山涧悬崖张望,希望看到那横空而来的飞鼠,那山岩缝隙里的飞鼠老窝,因为那是它们与金钗共有的美丽家园。

因为心里有个“乌托邦”,最近就当了一回红娘,一个是石斛大王,一个是金钗猎人,在太平镇任现朝的野生金钗驯化基地,把光华和现朝农民兄弟的两双大手拉到了一起。光华组培的源源不断的曲茎石斛苗木,和现朝的太平镇900米海拔仿生态基地合作一下怎么样?能不能搞个“金钗回家”星火燎原计划?再找回背绳索的金钗猎人,再找到飞鼠出没的地方,把金钗苗木安放到那些山下河水哗哗、山上云漫雾嶂的山崖金钗家园,梦回伏牛山。一百个金钗保护点就是一百个梦,一千个金钗保护点就是一千个梦。一百个梦、一千个梦一一实现的时候,八百里伏牛山的绿水青山不就成了一座座金山银山吗?

作者简介:刘佳欣,河南西峡县人,郑大中文系毕业,曾获全国好新闻珙桐奖,全国青年报刊优秀作品奖,散文常见《老人春秋》,小小说、闪小说常见《金雀坊》《闲泉文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