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为了全国孩子的健康 他曾携幼子以身试药

正义之声网据央视网讯  12月15日是世界强化免疫日,主要是为消灭脊髓灰质炎而设立的,脊髓灰质炎是少数能被消灭的疾病之一。在50多年前对抗脊髓灰质炎病毒的时候,我国科学家顾方舟发明了一种口服式的疫苗,因为这种口服疫苗吃起来甜甜的像糖丸一样,服用疫苗的孩子们都亲切地把顾方舟称为糖丸爷爷。


“我们可以把这个病都消灭掉”

在我国出生满两个月的宝宝,就要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脊髓灰质炎,就是我们俗称的小儿麻痹症,目前用来预防脊髓灰质炎的疫苗有两种,口服脊灰减毒活疫苗和注射型脊灰灭活疫苗,每个孩子需要在两个月大的时候,注射一剂针剂疫苗,在三月龄、四月龄及四岁时各口服一剂口服疫苗。这种口服的脊灰疫苗,还有一个我们熟悉的名字——糖丸,几十年前正是因为“糖丸”的诞生才让我们国家进入了无脊髓灰质炎时代,而在1955年这种疾病的爆发却让每个有孩子的家庭都谈之色变。

顾方舟回忆说:“1955年7、8月份的南宁,家家户户都把窗户关起来,不让孩子出去。”预防脊髓灰质炎唯一的办法就是发明疫苗。为了全中国的孩子,中国医学科学院病毒所31岁的顾方舟临危受命带领研究团队在昆明远郊的山洞里建起了实验室,开始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究工作。疫苗的生产鉴定需要很多的猴子,当时昆明远郊非常荒凉,顾方舟为了能够争取时间就在猿猴饲养站的基础上仅用九个月的时间,就建成了医学生物学研究所。

1960年,周恩来总理在访问缅甸的途中路过昆明,特地来到研究所,在询问起疫苗时得到了顾方舟信心满满的答复“如果这个疫苗生产出来能够给全国7岁以下的孩子吃的话,我们就可以把这个病都消灭掉。”

父子以身试药

深山中的实验室条件非常简陋,经常停水停电。顾方舟和同事们克服种种困难,争分夺秒地研发疫苗。在这期间,顾方舟的大儿子出生了,而他根本无暇顾及家庭,把精力都用在了疫苗的研发上。

1959年第一批减毒活疫苗诞生了,只要通过了临床试验,疫苗就能马上投入生产。第一期临床试验需要人来服用这个疫苗,观察它的安全性。顾方舟自告奋勇,在试制疫苗做出来的时候,就拿了一小瓶喝了。一周过去了,顾方舟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本该感到高兴的他此时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遇到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

脊髓灰质炎发病于7岁以下的儿童,也就是说必须要在儿童身上进行临床试验才能说明问题,但是找谁的孩子呢?当时顾方舟的爱人正在出差,他就瞒着夫人,让孩子把疫苗了吃下去。于是顾方舟刚满一岁的大儿子顾烈东成为了当时全中国第一个喝下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孩子。回忆当时的情景,顾方舟这样说:“即使有点儿风险,豁出去了,也只有这样,不然没法进行生产。你都不敢吃,怎么能让别人去吃。”疫苗人体试验是很危险的,一旦出现问题,人就会发生麻痹,甚至于死亡。在给儿子喝下试验疫苗后,是顾方舟在攻坚克难的青春岁月里为人父最称职的十天,他每天寸步不离地观察着儿子的情况。晚上儿子睡觉,他也会守在床边,生怕孩子的身体出现任何的异常情况。

后来顾方舟的妻子李以莞知道了这件事,因为她也是从事医学工作的,她很理解,但身为孩子的母亲,也有万分的不舍与担忧,而在那个自强忍耐奉献的年代,为了更多孩子的健康,她还是选择和丈夫顾方舟站在了一起。她说:“不过这一关,疫苗不能够进入生产,没法解决,必须走这一步。”

在顾方舟的感召下,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了疫苗,测试期慢慢过去了,看着孩子们一张张灿烂的笑脸。顾方舟确定一期临床试验已经安全通过,他和同志们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为了方便疫苗的存储和运输,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顾方舟又将液体疫苗改良成糖丸的形式。这一创造性地改良,将脊髓灰质炎疫苗迅速推广到了全国的每一个角落。

“值得,值得”

2000年经世界卫生组织证实,中国正式成为无脊髓灰质炎国家。那一年74岁的顾方舟作为代表在证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从1957年到2000年,消灭脊髓灰质炎这条不平之路,顾方舟艰辛跋涉了44年。2019年1月2日,92岁的糖丸爷爷顾方舟与世长辞,在老人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仍然心系国家的卫生事业,当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探望他时,老人已几乎睁不开眼,他紧紧抓住后辈的手,留下最后的遗言,“我一生做了一件事,值得,值得。孩子们快快长大,报效祖国。”

2019年9月17日,顾方舟被授予“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一颗糖丸护佑几代中国人健康成长,鞠躬尽瘁为祖国和人民奉献一片赤诚。

舍己幼 为人之幼

这不是残酷 是医者大仁

为一大事来 成一大事去

功业凝成糖丸一粒

是治病灵丹 更是拳拳赤子心

你就是一座方舟

载着新中国的孩子

渡过病毒的劫难

——2019年度感动中国人物顾方舟颁奖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