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7·5”事件受害者控诉当年暴行:极其痛恨!


12年前,乌鲁木齐市发生了震惊中外的“7·5”事件。

在昨天举行的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了近年来新疆打击恐怖主义的相关情况,“7·5”事件受害者和家属在现场控诉了当年的暴行——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介绍,新疆是中国反恐怖主义的前沿阵地。据不完全统计,自1990年至2016年底,境内外“三股势力”在新疆等地实施了数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疯狂残害普通民众,给新疆社会稳定带来极大危害。

12年前的7月5日,境内外“东突”势力里应外合,组织策划实施了震惊中外的乌鲁木齐市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数千名恐怖分子在市区多处同时行动,疯狂杀害群众,袭击政府机关、公安武警、居民住所、商店、公共交通设施等,共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伤、331个店铺和1325辆汽车被砸烧,众多市政公共设施损毁。

伊力江·阿那依提表示,恐怖主义严重损害各族群众的生存权、发展权等基本人权,给许多家庭带来了沉重灾难。

发布会现场,还有两位“7·5” 事件受害者讲述有关情况。

“7·5”事件受害者沙依提江·沙吾尔是一名社区民警。

他说:“2009年7月5日那天,我和13位同事在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巡逻。20点左右,正当我和同事们在国际大巴扎门口巡逻和疏导游客时,突然有上百名暴徒向我们发动袭击。暴徒沿路追打无辜群众,打砸烧毁沿街店铺,气焰十分嚣张。就在暴徒企图冲到艾力希尔通讯广场旁边的巷道时,我一边劝说,一边和同事们背靠背,用身体拉起一道防线,以保护在大巴扎滞留的上千名观光游客。暴徒们一拥而上,把我和同事们拉起的人墙冲散。一群暴徒把我围在中间,用石头、砖块狠狠地砸我,还说要打死我,我顿时鲜血直流。

当时,有一个矮个子暴徒拿着砖块向我的胸前砸过来,我忍着剧痛一把将他手中的砖块抓住,用力将他推出去。我一边往大巴扎里跑,一边大声向周围群众喊:‘大家快跑,跑到大巴扎里面。’当我和百余名群众跑进大巴扎里面后,暴徒们也追了进来,我就带着群众往大巴扎观光塔里面跑。当群众跑进观光塔后,我就用身体将观光塔的门死死顶住,不让暴徒们冲进来。暴徒们用力推观光塔的门,没有推开,就向其他方向冲去了。在坚持了十几分钟后,我由于流血过多、体力不支,便晕了过去。后来,我被送往医院,得到了救治。

12年过去了,暴徒们给我们留下的痛还没有消失。他们就是新疆各族群众的敌人,也是我们维吾尔族的敌人。我们维吾尔族有句老话:‘豌豆跳得再高,也砸不破铁锅。’那些坏人罪恶多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现在的新疆,一切都好好的,我们生活得也很安稳,我们非常珍惜今天的生活。”

“7·5”事件受害者家属赵爱琴:“我丈夫是乌鲁木齐市珍宝巴士公司70路公交车司机,2009年7月5日那天,他在上班途中遭遇暴徒袭击,造成上唇撕裂,前门牙全部脱落,鼻子塌陷,脑部被重击。我丈夫自身受伤,再加上亲眼看到了暴徒对各族同胞惨不忍睹的屠杀和暴行,他受到强烈刺激,被诊断为严重抑郁症,在建工医院住院30天后,转入第四人民医院进行心理康复治疗。治疗一段时间后,医生建议回家吃药慢慢恢复。

回家以后,他再也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我的家庭受到了严重伤害。以前爱说爱笑的他变得沉默寡言,也不喜欢跟家里其他人说话,总是把自己蜷缩在被子里。每天晚上,我们都不能看电视,不能开灯,不能大声说话,稍有不满他就暴跳如雷。由于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的小儿子也患了自闭症。

后来,在社区的帮助下,我的丈夫及孩子同时在第四人民医院进行住院治疗。一个美好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破坏了,我极其痛恨那些凶残的暴徒,他们应该受到严惩。”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表示,恐怖势力制造的暴力犯罪案件,一桩桩、一件件,充满血腥、令人发指。这些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行为,给新疆各族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一些无辜的生命在瞬间寂灭,一些活着的人生活因此而改变,记忆永远停留在那罪恶而黑暗的时刻。对这些侵犯公民人权、危害公共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分裂国家的暴力恐怖活动,必须依法进行严厉打击,确保人民在安宁祥和的社会环境中幸福生活。

图片
声明:本文转自央视新闻客户端,在此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