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大法官开庭!湖南法院院庭长带头办大案成常态

来源:湘伴责任编辑:王晓蕾法官断案,估计大家都见过,但大法官断案,估计就见得少了吧。  

湖南最近就有这么一例!

9月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二级大法官田立文身着法袍,坐上审判台,二审宣判一起重大涉黑、故意杀人案。

9月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二级大法官田立文主审的一起重大涉黑、故意杀人案二审宣判。刘沁摄

不光是大法官回归审判台断案,如今,在湖南,各级法院院庭长带头办理大要案已成常态。

这个常态来之不易。这是湖南法院践行司法体制改革的生动实践,对促进法官队伍的职业化、专业化、精英化建设,引领意义和作用巨大。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坚持以提高司法公信力为根本尺度,坚定不移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这些年,湖南法院坚定不移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啃下不少“硬骨头”,司法质效和公信力齐刷刷上升。


我国于1997年开始实行法官等级制度,分为首席大法官、大法官、高级法官、法官。目前全国现任大法官不到50人。而湖南,仅田立文一人。

而他们所审理的案件,无一不是重大、疑难、复杂案件。

上世纪90年代,被告人尚同军涉足花垣县采矿业,以恶抢矿、护矿,形成了以尚同军、吴先耀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可想而知,该案证据链有多复杂,牵涉范围有多广。而且,当一审宣判后,其中9名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田立文担任审判长。

8月27日,该案在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二审。因案情太复杂,庭审从早上8点半一直持续到下午近2点,并决定择日宣判。

无疑,大法官开庭,有着强大的示范带头作用,凸显的是“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司法改革要求。

而令小编感到欣喜的是,近年来,湖南法院越来越多的院庭长,正回归审判一线,伏案阅卷,穿上法袍,开庭问案,居间裁判。

主审此案的法官,正是时任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现已调任省纪委监委工作的罗水平。

据小编打探的消息,这些省部级领导干部受贿案,均特别复杂,案卷很多,要装满数十个蛇皮袋。

当然,靠小编点赞还算不得数,让我们听听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的评说:审理案件是人民法院的第一要务,院庭长是从资深法官中成长起来的,在长期的审判实践中积累的经验是宝贵的审判资源。院庭长淡去行政职务角色,以法官身份回到审判一线办案审案,是一种表率,确立了裁判规则,提高了司法公信力。

想要过问干预案件?没门!


就拿今年来说,年初,湖南高院在全国率先出台《关于严格禁止法院工作人员违规过问、干预案件办理的规定》,给司法人员过问案件划定“红线”,为领导干部干预司法设定警示;

小编打听到,原来,2年前,这位同志给湖南高院一名办案法官发送了手机短信,请法官“关心”其堂弟、叔叔的案件,还向该案审判长的法官助理递交了有关材料。这正好触碰到了办案的“红线”:违规过问、干预案件!

譬如,去年,湖南法院依法从重从快审结“操场埋尸案”,被告人杜少平被判处死刑,“保护伞”杨军、黄炳松分别被顶格判处有期徒刑15年;黑社会头目文烈宏被判处无期徒刑;网络“大V”陈杰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省综治办原主任周符波、湘电集团原董事长周建雄,因犯受贿等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13年……

破解“案多人少”难题?路多!

其实不然,法官们日常工作中的个中艰辛,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

这是什么概念?即便全年无休!平均一天也得办一起案件!

全盘照收,人手和精力确实有限;把群众拒之门外,更不行。这道难题,如何破解?

比方说“向纠纷源头防控延伸”。有点绕口吧?小编举个例子:

望城法院法官通过走访调查后,决定“强化前置调解手段,多元化解矛盾纠纷”,直白了说,也就是选择3件具有代表性案件进行诉前调解,妥善化解了矛盾纠纷,成功避免了双方“对簿公堂”。调解效果甚好!

这个发生在基层法院的案例,就是湖南法院以“源头预防为先,非诉机制挺前”为核心多元解纷的一个缩影。

这些年,湖南法院大力推进“分调裁审”机制改革,实现了“当繁则繁、宜简则简、难案精审、简案快审”;加快智能辅助系统建设,解放审判“生产力”,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

   小编手上有组数据:去年,湖南法院法定期限内结案率96.9%,结收比103.7%,分别居全国法院第2位、第3位,生效裁判服判息诉率达98.3%。审判质量和效率,都齐刷刷窜升了。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