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解局】舍曼访华,中国如何为中美关系“把脉开药”?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白云怡 赵觉珵】26日,主管中美关系的中国副外长谢锋在天津与来访的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举行会谈。当日下午,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也会见了舍曼。多名国际关系和美国事务专家2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此次天津会谈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成型后,中美高级外交官员的首次面对面会谈。在此次会谈中,中国政府明确拒绝了拜登政府对中美关系“三分法”的定位,指出中美关系的症结在于美国对华认知和定位出现偏差,并为中美关系划下多条“底线”。

归根到底,美国对中国崛起始终持错误认知

今年1月拜登上台至今,其政府高层官员就中美关系提出了一系列说法,比如“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应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等。此前有舆论认为,这一定位比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相对温和。但随着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逐渐成型并付诸行动,其政策中对华“全面对抗”的色彩逐渐明朗。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新闻稿,王毅在会见舍曼时表示,美新政府总体上延续了上一届政府的极端和错误对华政策,不断挑战中国底线,加大对中国遏制打压,中国对此坚决反对。出现上述问题,归根到底在于美方的对华认知出了问题。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2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在此次会晤中,中方释放出两个核心信号:一是中方寻求同美国在平等的地位上对话,所有对话只有在这一基础上才能富有成效;二是中方依然愿意改善中美关系,但认为中美关系的深层次问题在于美国无法对中国崛起抱以客观认知,倘若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则两国间的猜疑就无法减少,重回正常轨道更不可能。

杨希雨分析称,在上台半年后,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已基本成型,即“一个定位、两个目标、三个领域”。他解释称,拜登政府已将中国定位为“对美国具有根本性挑战的对手”,并认准中国“要取代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因此,美国的对华政策目标包含两个方面,一是通过全面竞争“打败”中国,不让中国取代美国的领导地位,二是在这个过程中,防止两国对抗失去控制。

他分析认为,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框架是一个“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广泛联盟”,主要涉及三个领域:一是构建以所谓的“集体安全价值观”为基础的政治安全联盟,比如,以前东海、南海上能看到的主要是美国和日本的军舰,但未来美国会更多联合北约国家一起前往南海、东海巡航;二是构建以所谓的“自由市场价值观”为基础的经贸科技联盟,比如美国正在和欧盟推动的跨大西洋经贸科技机制,在供应链问题上对抗中国;三是构建以所谓“人权民主价值观”为基础的意识形态联盟。

“在以上三个领域,美国的政策不仅已经成型,并已开始推动实施,颇有‘合纵制华’的意味,只是在个别微观层面还在进行调整。”他介绍称。

针对美国的这一错误认知,王毅在会见中指出,中国绝不会走“国强必霸”的老路,愿与世界各国包括美国在内实现共同发展、共同繁荣。中国是二战以来国际秩序的创立者之一,也是受益者之一,我们不会另起炉灶,也无意另搞一套。“中国的发展不是要挑战美国,也不是为了取代美国”。

此外,王毅还就如何有效管控分歧,防止中美关系失控提出三点要求,明确三条底线:一是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二是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三是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

美国问题专家吕祥2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美关系在特朗普时期频临崩溃,但中方仍以极大的善意和定力维持住了双边关系的基底。新政府上台后,中方也对美方表达了足够的善意。然而,拜登政府却没有改变前任政府的对华政策路线,在“政治战”方面甚至变本加厉,不断以人权之类的虚假问题损害中国的主权和发展利益。王毅再次重申了中国的底线,如果美国不接受这样的底线,势将承担相应的后果。

保持对话,提出两份清单希望美国改弦更张

当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26日与舍曼进行了长达4小时的会谈,对若干问题进行了集中表态。谢锋强调,中美关系目前陷入僵局,面临严重困难,根本原因就是美国一些人把中国当作“假想敌”。

谢锋还在会谈中直言,美方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对抗遏制是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是话语陷阱,有求于中方时就要求合作;在有优势的领域就脱钩断供封锁制裁;为了遏制中国,不惜冲突对抗。”谢锋反问称,“只想解决美方关切的问题,只想得到美方想要的结果,单方面受益,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刁大明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天津会谈中,中国正式就上述美国政界和战略界对华错误认知和举动作出明确回应,指出美国“三分法”的本质就是对抗,并再次提出自身主张,即虽然竞争无可避免,但中美应当回到合作的主线。

据外交部发布的新闻稿,在谢锋与舍曼的会谈中,中方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其中包括敦促美方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撤销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取消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限制,停止打压中国企业,停止滋扰中国留学生,撤销将中国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或外国使团,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等等。

分析普遍认为,清单上的内容均系中美间的棘手问题,料难在短期内解决。但杨希雨表示,清单上的分歧都客观存在,对此,中美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视而不见、任其发展,要么开诚布公列出来谈,中方选择了后者。这恰恰说明,中国寻求稳定中美关系,并主张中美民众、企业间的交往不应该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和破坏。

“如果美国确有改善中美关系的诚意,这两份清单即是一份‘路线图’”,刁大明称,“清单”并非中国“乞求”美国做什么事,而是中国详细列明中美关系健康发展的基础。如果美方能将中国传达的信息听进去,对于修复中美关系、推动两国关系健康发展是十分重要的。

“此次天津会面应该被认为是一次接触性的、坦承交换意见的会面。虽然双方仍然存在巨大分歧,但历史经验证明,中美之间谈比不谈强。”刁大明认为,正是1955年至1970年间中美从日内瓦到华沙的会谈,让两国关系在最“冷”的时候保持了沟通,并为未来的转圜留下了空间。

杨希雨表示,尽管天津在最后一刻才出现在舍曼的日程上,但实际上这最后一站才是此次舍曼亚洲之行的“重头戏”。在拜登政府的对外关系中,尽早和中国进行高层的、有实质性内容的接触具有相当的紧迫性。他认为,当下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的“十字路口”,此次天津会晤试图为接下来双边关系的发展定下基调,但由于双方立场差距太大,一次访问很难实现这一点。不过,从双方表态看来,两国均有重建机制性对话的需求。

王毅在会见中表示,中美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双方谁也取代不了谁,谁也打倒不了谁。“中美关系向何处去,我们的意见很明确,那就是通过对话找到一条不同制度、不同文化、不同发展阶段的两个大国在这个星球上和平共处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