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疫情持续恶化、揭幕赛已打响,东京奥运会“逆风”进入最后倒计时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作者:刘军国 岳林炜 蒋 丰 任 重 陈 洋】 “这场夏季体育盛典在强烈的舆论逆风下拉开了帷幕。”当东京奥运会女子垒球比赛21日上午在福岛开赛时,日本共同社发出这样的感慨。日本方面不但用各种措施防控疫情,甚至还录制模拟观众声音的音频给空场比赛造气氛。对于23日的开幕式,外界充满期待。但疫情引发的担忧仍让很多人感到不安。21日,东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创半年来新高,4名运动员因病毒检测呈阳性在最后一刻奥运梦破灭。新加坡《联合早报》称,东京奥运会的成功不仅取决于运动赛事能够顺利、精彩地进行,更取决于奥运会期间和赛后都不出现疫情飙涨。相信这是各国人民共同的愿望。

“刀锋上的东京奥运会”

共同社21日报道称,奥运史上首次因战争外原因推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当天上午在福岛县营吾妻球场开赛。在没有观众的空场内,日本女子垒球队以8比1战胜澳大利亚队。21日傍晚,宫城县和北海道札幌市分别举行了女足小组赛。日本女垒队队员上野由岐子在比赛开始前对日本《读卖新闻》说:“好不容易能比赛,是我的最大感受。”

东京奥运会以“重建奥运”为理念,日本特意将在大地震中受到重创的福岛作为“揭幕战”舞台。但一天内4名运动员因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被迫退赛,为东京奥运会的揭幕赛蒙上阴影。据法新社报道,21日,射击世界杯冠军、英国女子双向飞碟射击选手安布尔·希尔在启程前往日本前被迫退出。“已经训练和准备5年,我完全崩溃了。”她在一份声明中说。此外,一名智利跆拳道女选手、一名荷兰女子滑板运动员和一名捷克乒乓球选手均因被查出感染新冠病毒,不得不放弃比赛。

21日,东京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832例,创下今年1月以来的新高。日本富士电视台报道称,来自21日下午召开的东京都专家会议的数据显示,自7月1日以来,已有与奥运会相关的67人确认感染新冠病毒。

为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日本采取了不少措施。《环球时报》记者21日在位于东京晴海地区的奥运村看到,奥运村人员入口处设有媒体记者专用通道,和运动员通道严格分开。通过测温、手部消毒后,记者才能进入奥运村的媒体中心。而要进入混合区需要提前预约,得到各国奥委会和场馆媒体经理的双重许可才能前往。

近几天,日本各地气温居高不下,日本媒体预测东京奥运会可能成为史上气温最高的奥运会。因中暑症状和新冠病毒感染引发的症状类似,高温天气给奥运防疫工作带来新挑战。《环球时报》记者在离主新闻中心不远的国际展示场车站看到,奥运专用公交车站的候车亭内安装了水雾喷淋装置来降温。

法新社报道称,尽管东京奥运场馆的看台将空空如也,但为每项运动量身定制的模拟人群声将让赛场不再像没有气氛的空壳。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的团队花了3个多月的时间,从里约和伦敦奥运会的音频中提取观众噪音和掌声,希望能在不分散运动员注意力的前提下鼓励他们。

“刀锋上的东京奥运会。”英国《卫报》称,在火绒箱一般的东京,每个人似乎都感到不安。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承认自己曾辗转难眠,运动员和记者越来越担心他们的奥运会会以隔离告终。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20日被问及奥运会是否仍可能被取消时,他的含糊回答被解读为,不排除东京奥运会在最后一刻面临取消风险。对于这番言论,东京奥组委21日在接受俄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我们正为成功举办奥运会而做出120%的努力。比赛已经开始,我们在准备两天后的开幕式。”

日媒探秘开幕式有什么

尽管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脚步越来越近,但表演内容依旧是国家一级机密,日媒也只能从蛛丝马迹中推测相关情况。日本NHK电视台21日报道称,日本航空自卫队飞行表演队“蓝色冲击波”当天进行了预演,在开幕式举办地国立竞技场附近上空用白色喷烟画出奥运五环标志。据悉,23日正式表演时将使用彩烟描绘蓝、黄、黑、绿、红的五环标志。共同社说,“蓝色冲击波”曾在1964年东京奥运时亮相开幕式并画出奥运五环。

据日媒推测,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可能出现动漫游戏等“酷日本”文化。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的东京表演时间里,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就以马里奥的形象登场。共同社称,作为奥运会和残奥会名誉总裁的日本天皇将诵读开幕式宣言,但考虑到疫情和国内围绕举办奥运会存在的分歧,日本政府和奥组委不得不做出罕见判断,正协调避免在宣言中写入表达“祝贺”之意的措辞。    

美国20日宣布,总统拜登指派第一夫人吉尔率团参加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虽然是“总统代表团”,但除了吉尔,团队成员只有美国驻日本大使馆临时代办格林。《读卖新闻》援引日本外交人士的话说,“美国力挺东京奥运会,非常宝贵”。CNN称,周五的开幕式预计将吸引比以往奥运会少得多的观众。几家主要赞助商的CEO已表示不会参加,除了美国第一夫人,法国总统马克龙可能出席。

《华尔街日报》21日报道称,在批评者称奥运会对日本和世界构成威胁的情况下,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开幕式前夕接受了该报采访,为在疫情期间举办奥运会的决定进行辩护。菅义伟说,日本的病例比西方国家少得多,而且在预防方面更加严格,“我的判断是我们现在的情况是合适的”。该报此前一天的评论称,不管怎样,奥运会对运动员来说意义重大。他们在疫情中坚持训练,现在又将在空荡荡的赛场里挑战自己。有些心碎是不可避免的,但奥运会对运动员来说仍是成就的顶峰。

国际奥委会在东京对北京冬奥会表达期待

“日本用东京奥运会追求软实力胜利的努力已被彻底击败。”美国CNBC网站21日称,申办奥运会被当作帮助日本从海啸灾难中恢复的积极举措。但当安倍2012年成为首相时,奥运会被赋予了更多“意义”。安倍认为这是一种从根本上改变日本形象和世界地位的方式,包括获得应对中国政治和经济挑战的机会,他同时将奥运会视作确保自己连任的关键。去年,安倍已因健康原因被迫辞职,就目前的情况看,东京奥运会也无法成为日本政府所希望的那种盛典。

《华尔街日报》评论说,对日本来说,东京奥运会正变成一场代价200亿美元的血亏盛宴。日本官方预算为154亿美元,但政府审计人员已表示总支出超过200亿美元,几乎是东京申办奥运会时最初预测的约74亿美元的3倍。最大的经济风险是如果出现新冠病毒超级传播,日本的复苏之路将变得更加漫长。    

21日在东京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小萨马兰奇对北京冬奥会表示期待。路透社报道称,东京奥运会开幕时,距北京冬奥会开幕已不到200天。“我们需要明年的北京冬奥会非常成功。为了每个人,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成功……让希望之光开敞明亮。”小萨马兰奇说,期待北京冬奥会有观众,“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有机会享受中国人提供的优质服务”。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刘军国 岳林炜 蒋丰 任重 陈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