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自家地有别人家的祖坟? 法官演绎现代版“让他三尺又何妨”

1.jpg

阅卷——自家地有别人家的祖坟

2021年3月,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喇嘛甸法庭接到这样一起特殊的案件:原告刘某来到法庭,要起诉被告李某、李某某二人,要求其二人将在原告承包耕地里被告家的祖坟迁走,并赔偿损失。简单说,就是自家的地里有别人家的祖坟。

喇嘛甸法庭负责人与我沟通,认为该案涉及村邻关系以及公序良俗,严格按照法律裁判或许并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于是按照“1243”矛盾多元化解机制,将该案导入“董凤法官调解室”启动诉前调解程序。

我接手案件后,通过阅卷并与各方当事人沟通,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正式开启了调解工作。

沟通——原告同意暂不起诉

我先给原告的代理律师打电话,约他和当事人到让胡路区法院调解中心面谈。代理人表示,他可以到法院和我见面,但是当事人有事无法过来。第二天上午9时许,我见到了原告的代理律师。

法官:被告家的“祖坟”在原告承包地内已经几十年了,为什么现在要起诉呢?

代理人:法官,原告之前并不知道在耕地内的“祖坟”是谁家的。民间有正月十五“送灯”的习俗,原告母亲大冬天在地里等了一个礼拜,才知道“祖坟”是被告家的,被告家“祖坟”占用原告耕地多年,原告要求被告迁走并赔偿相应损失。同时,原告母亲因为等被告家“送灯”冻感冒了,原告也十分生气,要求被告家必须迁走。您看卷宗里的照片,都没有立碑,确实无法知道是谁家的。

根据原告代理律师提供的线索,我初步了解了案情的基本情况,我又马上打电话联系被告李某,了解情况。

法官:您好,我是让胡路区法院“董凤法官调解室”的法官,刘某起诉您的案件,由我负责为你们进行调解工作。原告起诉你将其耕地里的“祖坟”迁出并赔偿损失,有些情况需要向您了解。

李某:法官,我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前原告找过我们,要的赔偿太高了。

法官:你们之前沟通过吗?

李某:谈过的,法官我和您说一下怎么回事吧。这个地最早是我们家祖坟,在土地承包前这块地就在我家后院,我爷爷、太爷那一辈都埋在那儿。去年我父亲去世,我在出殡前还去找过原告父亲,拿了1000块钱,他爸也没说啥。第二天我父亲出殡,原告把钱送回来了,不同意,但是都出殡了,就只能下葬了。

法官:原告说不知道祖坟是谁家的,可是按你的说法你们之前是认识的呀?

李某:原告怎么不知道呀?我们还沾点儿亲戚,再说那是我们家祖坟,他们家都知道,二轮土地承包后才把土地包给原告的,我们现在不是一个村的了。

法官:之前你们双方都没有争议,但是毕竟你家祖坟是在原告耕地里,人家要求迁出也是合理的。

李某:法官,原告要求的赔偿款太高了,这些钱我们家都能买一块地了,我们家研究了,同意迁走。

法官:那就好,你们打算迁到哪儿?什么时候迁走?

李某:法官,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定的事,另一个被告是我姐,我大爷家的姐,我大爷去世后尸骨也埋在祖坟里,我们得回家商量,我还有个姑姑,而且迁坟还涉及我太爷这一辈,他们还都有孩子。如果迁坟会迁到我姑姑家的耕地里。

法官:那你们尽快商量,我再给你姐打个电话。

随后,我又给被告李某的姐姐李某某打了电话。

法官:你知道刘某起诉你的案件吧?有一些情况需要向您了解。

李某某:我知道这个事,之前我们谈过。

法官:我刚才和你弟弟通过电话,你对迁坟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

李某某:法官,这么说吧,我是女的,毕竟已经结婚了,迁坟这么大的事,我不好参与,我弟弟是男孩,得他做主。

法官:我和你弟弟通过话了,他对迁坟是同意的。

李某某:法官,那我需要和我弟弟商量一下。

我与被告两人通过电话后,继续与原告代理人交流。

法官:刚才已经和被告通过电话了,他们也同意迁坟,但是需要时间。这个事情也确实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被告需要时间也是合理的,你和原告说再等一等,你看怎么样?

代理人:法官,我需要和原告通个电话。

打完电话,原告的代理人说,同意暂时先不起诉。

结果——被告将祖坟从原告的土地上迁走

次日,原告代理人给我来电话,说原告不同意调解,原告要求赔偿。原告“反悔了”。

如果按照操作规程,这个时候就可以结束调解,将案件转回派出法庭,进入立案程序。

但是,仔细研究后,我认为就这样放弃调解,虽然我的工作告一段落,但是,对当事人来说,将是“积怨”的开始,“一审并不能了之”。

考虑到此案原、被告所在村屯都有调解员派驻,由原、被告所在村屯参与调解效果更好,我便与让胡路区人民调解中心沟通。调解中心主任宋晓华当即表示:“没问题,咱们两家一起调解,我们在村屯都有调解员。”

我与宋晓华交流案情后决定:一、安排驻村调解员先行开展调解工作;二、前往当地进行现场调解。

在喇嘛甸镇调解中心,我与宋晓华、调解员耐心地对双方当事人展开了现场调解工作。

情绪激动的原告一度使调解工作陷入了僵局,但大家都没有放弃。

经过两个多月的多次调解和持续跟进,双方终于达成一致。

5月22日,被告将祖坟从原告的土地上迁走,双方的多年纠纷至此终于结束。而原告也仅针对赔偿问题提起诉讼。

法官手记:公序良俗

将不再是内心的道德评判


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立案庭董凤

《民法典》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立法宗旨,公序良俗原则即为重要体现。

该原则通过维护社会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用法治的力量引导人民群众向上向善。

“公序良俗”包括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两个方面。公序,即社会一般利益,包括国家利益、社会经济秩序和社会公共利益;良俗,即一般道德观念或良好道德风尚,包括社会公德、商业道德和社会良好风尚。

《民法典》进一步确认和强化“公序良俗”,共提及8次。随着《民法典》的颁布与实施,“公序良俗”将不再是人们内心的道德评判,而是判定民事行为效力的重要依据;其价值在于将道德伦理规范引入法律适用,起到扩充法律渊源、弥补法律漏洞的作用。

本案看似就是一个简单的排除妨害、赔偿损失的诉讼,但是其背后带来的社会问题值得深思。

现在群众的法律意识越来越高,知道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但法律是严肃的,其虽然能够判断是非,但是有些问题或者说争议,并非都是“是与非”的判断能够化解的,进入诉讼虽然能让纠纷得到答案,但是人情、亲情却会变得淡薄,为此人民法院要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为指引,深入领会“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的现实意义,在法律的框架内,以多种形式、多元化方案、多部门联合等方式,将纠纷化解在案源地,不但做到案结事了,更要做到案结事好,在温情中体现法律的严肃,在严肃中给当事人以温暖。

记者后记:让他三尺又何妨?

□石鑫

迁坟动土,是中国人传统观念中的一件大事。我国民间传统讲究“人死为大、入土为安”。

“生于斯、长于斯、葬于斯”是数千年来无数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殡葬观念,而且一旦下葬,无特殊理由不能轻易移动坟茔。一抔黄土,体现的是中国文化孝道和仁爱精神。

农村土地承包流转中,如被告这样将亡故亲人葬于他人承包地内的情况,多有发生。

葬于别家,必是侵权;迁坟动土,违背风俗。

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古人云“穷则变、变则通”,这其中的变更多的是要变方向、变方法、变意识。

在现代社会,适用公序良俗原则能够体现出法官对于案件的自由裁量权。

当然,调解不等于“和稀泥”,而是既尊重案件事实,又明辨是非,兼顾国法、天理和人情,让司法有力量、有温度,让群众明是非、有遵循。

因为一个案件,特别是具有特殊意义和代表性案件的审理结果,不仅要践行民法基本原则,体现法律的社会性,还要体现法律的指引作用。

各让三尺宅基地,最后成了六尺巷。这个化干戈为玉帛的故事流传至今。

懂得退让,方显大气;知道包容,方显大度。

生活不是战场,无需一较高下。

让他三尺又何妨?(来源:平安龙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