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欠农民工钱你还豪横了?

(本网通讯员:刘晨 腾凯 黄永安)"我没钱,疫情那么严重,我上哪挣钱去?你说啥我也是没钱。爱咋咋地,我就是没钱。"这个态度强硬、不主动不积极履行义务的就是被执行人程某。

"就四千来块钱,你至不至于,想想办法给人还上吧,咋的,真让我们把你房子执行了?"向程某耐心做思想教育工作的,正是长白朝鲜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于周希。

一年前,程某因分别拖欠李某、王某甲、王某乙、彭某四位农民工的工钱被四人分别起诉。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为他们四人讨要工资的任务就落在了长白朝鲜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于周希的肩上。

这四个案件的执行标的共计4665元。程某名下可供执行的财产只有一处房产,要是为了四千多把他的住房执行了。确实有些小题大作,所以一年来于法官跟执行局局长潘光明两人,基本上每天通过打电话,发微信,发短信或到其住处劝说等的方式督促程某还款。

这不,眼看又要过年了。于法官再次来到程某家,通过以案说法的方式又一次将拒绝履行执行义务的危害性对程某讲述了一遍。终于,在执行法官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程某妥协了,于当天下午将拖欠的4665元劳务费交到法院,至此,本院执行的四案件全部执行完毕。将执行款交给申请执行人后,于法官长舒了一口气。

基层法院执行工作,往往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金额巨大,成就感爆棚,更多的就是这种普遍的案件。但是,也正是有了千千万万个"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基层工作者,我们的法治建设才会蒸蒸日上。


标签列表